(图/视觉中国)

4月28日晚间,长沙银行发布2021年年报,向市场交出一份亮丽的成绩单。2021年,长沙银行营收净利双双实现两位数增长,资产总额达7961.5亿元。

《财经天下》周刊注意到,在业绩大幅增长的背后,长沙银行的净息差和净利差等盈利能力相关指标却出现连年下滑的趋势,未来盈利能力或存隐忧;与此同时,该行资本充足率三项数据更是统统低于行业平均水平,面临较大的资本补充压力。

除此之外,长沙银行的股权结构也存在着不可忽视的风险,前十大股东中有过半股东存在存在股权质押或冻结的情况。

业绩增速重回两位数,盈利能力存隐忧

2021年,长沙银行业绩实现大幅增长,全年营业收入208.67亿元,同比增长15.79%;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63.04亿元,同比增长18.09%;截至2021年末,长沙银行资产总额7961.50亿元,较上年末增长13.05%。

《财经天下》周刊注意到,去年业绩的大幅增长或正是建立在上年较低的增速之上,数据显示,2020年长沙银行营收净利的增长率双双从两位数降至个位数。

从业绩来看,长沙银行的营业收入增长率波动较大。2017年至2020年,该行营收分别为121.28亿元、139.41亿元、170.17亿元、180.22亿元,增速分别为20.79%、14.95%、22.07%、5.91%。

从利润来看,近年来,长沙银行的净利润保持增长, 2017年-2020年,其净利润分别为39.31亿元、44.79亿元、50.8亿元、53.38亿元;但增长速度却是逐年下滑,从2017年的23.22%一路降至2020年的5.08%,累计下滑18.14%。

事实上,长沙银行的盈利能力已经呈现出了下降的趋势。

(年报数据)

在其年报盈利能力指标一栏中,2021年,长沙银行的7个相关指标仅有总资产收益率实现0.03个百分点的微弱增长,其余全都出现不同程度的下降,从2019年的数据来看,更是全都一路下滑。

其中,长沙银行去年净息差为2.40%,同比下降0.18个百分点;净利差为2.48%,同比下降0.21个百分点。

对此,长沙银行解释称,一方面是,LPR定价机制持续推进,贷款平均利率呈下降趋势,同时该行持续加大对实体经济特别是中小微、科技创新、绿色低碳企业的信贷投放力度;另一方面是由于生息资产平均利率较去年同期下降,而付息负债平均利率较去年略有上升。年报显示,2021年,该行生息资产平均利率为4.85%,同比下降0.19个百分点;计息负债平均利率为2.37%,同比上升0.02个百分点。

而长沙银行去年业绩能够实现大幅增长,则主要依赖于生息资产规模扩大带来的利息收入的增长,以及投资净收益和资产处置收益增加。2021年,该行实现利息收入325.81亿元,同比增长11.50%;实现非利息净收入47.56亿元,同比增长55.37%。

资本充足率难追同业,股权结构暗藏风险

快速增长的业绩之下,长沙银行的资产质量或暗存隐忧。数据显示,2021年末,长沙银行贷款总额3696.15亿元,不良贷款余额44.23亿元,同比增长16%,不良贷款率为1.20%,较上年末微降0.01个百分点;同时,该行逾期贷款进一步扩大至65.90亿元,逾期贷款占比1.78%,较上年末上升0.13个百分点。

此外,长沙银行在资本充足率方面也同样不容乐观。2021年,该行非公开发行普通股6亿股,发行二级资本债20亿元,以补充资本缺口,但其相关指标较同业却仍有待提升。

具体来看,截至2021年末,该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资本充足率依次为9.69%、10.90%、13.66%。而据银保监会披露,2021年四季度末,商业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0.78%、12.35%、15.13%。相比之下,长沙银行的三项资本充足率指标均远低于行业平均水平,仍旧面临一定的资本补充压力。

值得注意的是,长沙银行的前十大股东中有一半的股东均存在股权质押或冻结的情况,分别为第三大股东湖南友谊阿波罗商业、第四大股东湖南兴业投资、第六大股东长沙房产、第七大股东湖南新华联建设、第八大股东长沙通程实业,五家公司质押及冻结股份合计约4.08亿股,占银行总股本的10.14%。

其中,第七大股东新华联建设所持全部长沙银行股份均处于质押状态,同时另有2589.86万股份被司法冻结;而第四大股东兴业投资更是在不久前不惜违反减持承诺,低于发行价减持长沙银行400万股股份。

股价方面,长沙银行在二级市场的表现并不理想,上市不久就跌破7.99元发行价,随后股价跌宕起伏,甚至多次触发稳定股价措施启动条件。截至4月29日收盘,长沙银行报收7.43元/股,总市值298.8亿元,较最高价缩水216.79亿元。

文|史思同

编|孙月